| Call'd him soft names in many a mused rhyme, To take into the air my quiet breath |

【锤基】Odi et amo / 爱恨交结

Odi et amo / 爱恨交结

奇怪的波吉亚au 没下文了 


因她的罪恶滔天,她的不义神已经想起来了。

For hersins have reached unto heaven, and God hath remembered her iniquities.

——巴比伦的倾倒


他感受到阿萨盛夏的炽热。阳光从树影的罅隙中晃动、跌落,把大理石雕砌的水台晒得发烫。格拉兹海姆的庭院到处种着树与花,发散着甜蜜的香气。他记得那些气味,浓稠的、馥郁的,像一支他们的母亲爱唱的歌,长久地飘荡在泥土和水池上。他喜欢阳光,喜欢夏天,这显...

 

你由夜色衬托而突出,穿着神的衣服
(也就是说赤身裸体),
白净而无血色,
好似要在大路上饿死的陌生人,
也许还是个天使。
你的惆怅的嘴饮着黑暗,一点一滴,
而你的眼帘
还遮护着为我仅余的蓝天。

你由白日衬托很突出,
酷似爱神的躯体,
被爱神的受害者钉住,
而我的吻就是无望地
钉穿你的双手的罪孽。

你由暮色衬托很突出,
遍体鳞伤如落日;
而你的沉默
又是你的骄傲和痛苦执意不唱的歌;
废黜的国王站在夜的门栏,如在一座
修道院入口伫立,
昏暗笼罩你,好似出乎意料的一件带

风帽的僧衣;
而第一颗星,在你的胸中取代不在的心;
昏暗则凝结成血块;
太阳滚进大海,好似你的青春
丧失了的一顶金冠。

你由死亡衬托很突出,
恰似黑色盾牌上的一只天鹅。
希望和痛苦,就...

 

片段

他看着雷霆之神,所有人都爱慕他,为他献礼,为他欢呼,连仇恨他的人都必须承认这位神祇的光明如同没有遮蔽的太阳。唯独他掌握着雷神正义凛然背后的软弱和龌龊,他是未来的诸神之王梦里盘桓不去的阴影,是王室娇惯的玫瑰丛中唯一的野棘。洛基可以让任何人厌恶自己,唾弃这个代表着邪佞与混乱的作恶之神,却在索尔这里寸步难行。索尔会对他愤怒,为他痛苦,为他绝望,恨他,深深地恨他,但这些又全部转换为丰盈的、源源不绝的爱意。他们是彼此的仇敌,又彼此相爱。没有人知道在雷雨之夜,他们如何一边流着鲜血,一边互相啮咬、撕扯、翻滚、做爱。这些暧昧的、暴烈的、美丽的夜晚,水珠从洛基幽绿的眼里落下,滑过霜覆盖着的面庞,最后滴落在索尔的...

 

Cucurrucucu Paloma  鸽子之歌

……

ay, ay, ay, ay, ay,…… cantaba,   

哎呀呀呀呀……唱着歌啊 
ay, ay, ay, ay, ay…… gemia,    

哎呀呀呀呀……呜咽着啊 
ay, ay, ay, ay, ay……cantaba,   

 哎呀呀呀呀……唱着歌啊
de pasión mortal……moria   

逝去的热情……已死了啊 ...

 

【祖震】暗哑(上)

春光乍泄梗,阿震非小张,借用背景和部分设定。ooc哟!bgm及文中歌词翻译戳此:鸽子之歌


暗哑


Ay,ay,ay,ay,ay,cantaba


Ay,ay,ay,ay,ay,gemia


01


Dan,Dan。深夜里他小声咬啮这个名字。好简单的音节,像喘息,嘶哑轻慢的喘。那个人的手好烫,搭在腰上像一团火。他有时悄悄挪开,可是一下就会冷。阿震怕冷又怕热,都怕得要死。所以他夏天空调开到最低,然后裹厚厚一层被。所以Dan的手抱他,他有时...

 

三刷归,感想依旧在原文。貌似我和嘉诚公主是同款古琴呢。


片尾曲很好听。今天在隐娘回小村见磨镜少年这里戳了泪点。片尾他们离去,算是我看过侯孝贤电影里最“煽情”的镜头了。


观片尾字幕有感,湾湾有侯孝贤李屏宾黄文英朱天文,香港有王家卫张叔平杜可风,都是绝配。

 

田季安和无鸾简直绝配。青鸾舞镜,是窈七,是六郎,也可是无鸾。他们都是奋舞而绝的大鸟。想写太子主公共舞。胡旋舞和汉舞的错乱与交织。两个人在矛盾的乐声里纠缠又隔绝。小心地试探对方是否同类,接近再错开。舞将尽时,一方隐入光影交叠的垂帘。乐声止,再不见踪影。

 

比较琐屑的细节感想都写在这儿了。开学前先预定三刷。


———————一刷感想——————————

因为把《行云纪》看完了,基本每个镜头对应的剧本都能背,完全不存在看不懂的问题。所以强烈建议看电影之前先把剧本过一遍。


——————— 先说震哥 ——————————


主公之美不可方物。←每个出场都震得我捂脸抽气,满脑子都是这句话。

 
 

不过神奇的是震哥传说中和谁都能来电的神技能竟然在这片里失踪了。除了和隐娘那点若即若离的感觉之外,田季安和谁都有种很强烈的疏离感,虽然看编剧的用意瑚姬算是他真爱……不过一点都看不出...

 

【沈查】销骨

原著线,渣,崩。原创人物视角。主查老板,沈查只有两处提的比较隐晦。虽然原创人物也姓沈,但cp里的沈绝对是西坡




请务必看完脑洞后再看正文。→  脑洞及bgm戳此



销骨


君埋泉下泥销骨。



(一)


杭州城里诸种怪状奇行,可以说上几日夜。有些一听便知是传奇,譬如西冷松柏下盘桓不去的苏小小;有些则是半真半假,譬如入定十天的半仙何药师。相比之下,沈三认识的那个疯子只能算个笑话——西湖边的疯戏子,茶馆里闲聊时都这样称呼那人,语气惯是揶揄。好事者替他编排了许多身份,引得听众一阵起哄瞎闹。战...

 

不提防余年值乱离,逼拶得歧路遭穷败。受奔波风尘颜面黑,叹雕残霜雪鬓须白。今日个流落天涯,只留得琵琶在!揣羞脸上长街,又过短街。哪里是高渐离筑悲歌?吓哈倒,倒做了伍子胥吹箫也那乞丐!

 

杨延辉坐宫院自思自叹,

想起了当年事好不惨然。

我好比笼中鸟有翅难展,

我好比虎离山受了孤单,

我好比南来雁失群飞散,

我好比浅水龙困在沙滩。


查老板偶尔清醒的时候会扒着西湖的围栏唱戏。只唱一出,不是《挑滑车》,是《坐宫》。“……想起了当年事好不惨然。”戏子白了发,裹着一件略大的旧军服,下摆空落落,嘶着嗓子唱,“我好比笼中鸟,有翅难展……”

西湖边懂戏的人路过,无不听得耳热泪落。“兴许真是查老板。”有人这样猜。可冬天过去后戏子再没出现。日子久了也无人挂念一个疯子。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乱世里再悲壮的传奇,到底不过烟消云散。


 

【沈查】惊雪

本来想当成七夕贺文的,然而没赶上。



原著线,借了电影查老板的名字。两人逃亡的某个晚上西坡做了个梦然后想了好多有的没的。崩,bug有。



西坡请务必脑补蛋妞脸。












惊雪









沈西坡眼里只剩下一片白色,漠漠茫茫的白。翳蔽天和地的接线。一种色纯粹到了头竟这么扎眼,好像一刀捅在他的眸子里,生疼。似乎是在下雪,沈西坡见到狂风骤然裹挟着细碎的雪粒翻腾。眨眼间,又成了倾盆暴雨,很沉的水珠砸在肩上,异样的酸涩。他跪在白地上,瞬息间竟见识了惊雪骤雨、冰霜击落,还有狂躁的...

 

你们看见玫瑰就说美丽,看见蛇就说恶心。你们不知道,这个世界玫瑰和蛇本是亲密的朋友,到了夜晚,它们互相转化,蛇面颊鲜红,玫瑰鳞片闪闪。你们看见兔子说可爱,看见狮子说可怕。你们不知道,暴风雨之夜它们是如何流血,如何相爱。你们不知道,这是一个神圣和屈辱互相转化的夜晚。


 

我对努曼诺尔真是执念深重。

蓝调灯塔:

努曼诺尔帝国(第二纪元32年——3319年)随着它沉入海底的还有神庙和……索伦。

 

【Eönwë/Mairon】In many a mused rhyme

以此文向 @菱州蕉客 的《December》致敬,这是我最喜欢的宝钻同人之一。

ooc,渣,慎入,小甜饼。其实我写文的目的就是为了安利太子的文,以及


太子不发的糖,我来发




In many a mused rhyme




迈荣想要抬手拨开遮住眼睛的长发时,风先他的手指一步来到。


那是一阵轻盈的风,却寻不到源头。土地上的浮沫岿然,再无其余造物的阿尔达一角也听不到任何响动。风所沾染的气息既不是海水蒸腾的渺茫,也非草叶摇晃而落的轻灵——那是一道空荡荡的回音,蜿蜒的喟叹中似乎什么也没有,又似乎存留着一切。


这阵细微的、不知从何而来...

 

我爱他们一辈子。


回来补完。随便写点。


都懂的,就是魔都中土only上的视频。半小时同屏,我已卒。


一开始有些遗憾,几乎没领主什么镜头,大王的镜头大家也反应平平。所以十诫出来的一刻我一下就炸了。后面的剪刀手联盟的mv我几乎没有看进去一点剧情。屏幕上的他们闪过,说些什么,做些什么,我每一个镜头都不忍心错过,但是你问我发生了什么,我说不出。


一点都说不出。就好像他们的故事这样真切地发生在我身边。我离他们那么远又那么近。所有人都在为他们欢呼雀跃,为他们惊叹,两个世界间的阻碍恍然消失。有的只有那一段歌诗,他们的歌诗。


他们就是传奇,是传奇本身最灿烂最惊...

 

【Melkor/Mairon】One first kiss / 初吻

被群里秀恩爱刺激到,撸一发蘑菇安姐的小甜饼,ooc,慎入。


蘑菇的形象来自 @Volatus Animae 的画,关于蘑菇安姐的关系主要来自于和 @nasca 的讨论。







One first kiss / 初吻








他的吻毫无征兆地落下。惊异淹没在唇齿间的碰触下,你无措地望进他的眼里——依旧是一片深沉的虚无,你在无底的潭水中望不见自己的影子。他瘦长的手指在你抖动着微弱光芒的发间摩挲,一股颤栗从那里延续至你疯狂颤动的心尖。思想在混沌中崩裂,一个角落早已陷落,它告诉你接受与臣服,向你预告沉...

 

【ETE】And I am dumb to tell / 无言可告

本文一言以蔽之,“年轻时,我们彼此相爱却浑然不知。”慎读。



And I am dumb to tell / 无言可告




And I am dumb to tell a weather's wind
  How time was ticked a heaven round the stars. / 我也无言可告一个天气的风,时间已在群星的周围记下一个天堂。/ D.Thomas



À


“我从未告诉过你,那时候我没有认出你。或是说,你夸赞过也嘲讽过的我所谓惊人的洞察力和智...

 

让我来揭露你,所有在你躯壳中流淌的无人可知的惨淡馥郁。我拨开抵挡在你面前弥漫了十个世纪的人群的吐息,踏着刀锋与怒斥、碎裂的冰原、坍圮的天空,为你献上这一朵玫瑰。你的血脉浇筑它的花瓣,每一根荆棘撕裂我的胸腔。前一个千年,后一个千年,我跪拜在你的足边。拙匠将我匍匐的倒影雕镂成圣徒的碑刻。你抖落的叹息扼住我的心脏,我将这跃动着的火献给你。

 

“那金色长发的生灵才不是个青年。他冰冷的蓝眼睛已经啜饮了好几千年的海水。他身上披着的袍子好像缀着星星。纵使那形容依旧鲜亮,却披覆着看不见的裂缝。他低头俯视女孩的一瞬,女孩在他滑落的发下瞥见了苍白的耳朵尖。”








我喜欢的姑娘给《孩子们的童话》画的:)





大王领主的故事,我会尽己所能去叙说展现。以及我始终坚信,一切龃龉争端,都不能减少那些我们所爱的生灵之美。

 
© a-poros | Powered by LOFTER